网络二分彩是正规的吗|香港二分彩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他山之石>社會服務

發展兒童早教事業的思考——以長沙市為例

來源:本網 發表日期:2013-04-22 11:57:47

文章來源: 《團結》雜志20114    作者:劉激揚  時間: 2011-09-23

 

早期教育,主要是指成人對從出生到3歲左右的嬰幼兒所進行的教育。早期教育是全部教育的開端,是人生的啟蒙。

國內外發展經驗和多項教育和心理研究都證明,成功的早期教育對于兒童的智力發育和健康人格的形成會起到重大的積極作用。于家庭而言,早期教育關系兒童成長發展;于國家而言,早期教育則影響未來的國民素質。

調研情況

基于早期教育的課題的重要性,我們對長沙市兒童早期(0-3歲)教育發展問題進行了專題調研。調研涉及長沙市03歲早期教育園所、長沙市開福區10個街道辦事處以及部分03歲適齡兒童家長,召開了6場兒童早期教育現狀座談會,考察了8個有代表性的公辦、民辦幼兒園、親子班等早教機構。通過調研,我們對長沙市早期教育的發展情況形成了一些總體性的認識:

早教觀念認可度較高。兒童家長普遍認為科學合理的早期教育有助于孩子的健康和發展。大部分家長都會通過書籍、影像、早教中心等各種渠道了解早教知識,并有意識地進行早期教育。就早教的目標而言,被調查家長中的43.81%比較注重早教機構對孩子智力潛能的開發,27.14%的家長注重良好行為習慣的養成,21.23%的家長注重學習興趣的培養,35.12%的家長注重動手能力的提高。

早教需求廣泛。調查顯示,92.45%的家長愿意參加早教服務;39.87%的家長認為03歲是幼兒智力、性格開發的重要階段;在早教機構提供的服務形式和項目方面,39.90%家長認為應當提供親子課程,16.78%家長認為應當提供專家講座,19.31%家長認為應當提供育兒沙龍,18.35%家長認為應當提供家長培訓課程,3.96%家長認為應當提供家庭上門服務;在提供家長培訓課程方面,有49.95%家長希望得到早期教育方面的知識,35.67%家長希望得到嬰幼兒護理方面的知識,27.25%家長希望得到胎教和孕婦保健方面的知識,15.36%家長希望得到如何讓老人和保姆帶孩子方面的知識。

早教機構多元發展。目前,長沙市的早期教育主要是市場化運作,正在營運的早教機構有100多家,從業人員達1000多人,主要有醫療、婦幼、計生機構舉辦的早教中心,教育部門舉辦的園中園,民辦的商業早教中心,社區早教中心和嬰兒用品公司舉辦的早教中心,年服務嬰幼兒1.52萬人次左右。

調研中也發現了一些問題,主要表現為:

缺少必要管理規范。早教市場是一個新興市場,目前并無權威的行業規范、服務準則和收費標準。早教機構的登記注冊情況也較為復雜,很多實際并無登記注冊,有些是以咨詢公司名義進行的工商登記。事實上,政府也并未明確早教機構應當作何種性質的登記。這種情況也就帶來了監管的缺失,使早教機構的行為難以規范約束,出現事故和糾紛時,難以確定處置的標準和仲裁者,給早教事業的未來留下了潛在隱患。

從業人員業務素質有待提高。長沙市大部分早教從業人員年齡偏小,并無為人父母的經歷,且專業化程度很低;從業人員中專職人員數量很少、人員流動性很大,從業經驗和技能難以積累;兼之早教領域缺少專業、規范的培訓體系,從業者只能八仙過海,各用其法。諸方面原因造成早教從業人員業務能力參差不齊,服務質量無法保證。

早教內容缺少科學論證和理論支撐。早期教育是一門綜合性的邊緣學科,涉及教育、心理、保健、營養、醫療等眾多學科。但當前的早期教育領域研究不足,早教內容千差萬別,其內容是否合理、科學難以辨別。這種情況使得早教機構培養目標各不相同,教育內容隨意性過大,也使得早教效果成疑,家長無所適從。

早教資源分布不均衡。首先是早教機構集中于城區,而鄉鎮和農村則幾乎完全沒有開展早教工作。其次是政府投入過少且不均衡。政府總體上并未對早教事業提起重視,也從未將03歲嬰兒早期發展教育擺上重要議事日程。有些基層政府在此領域完全沒有投入,有些基層政府能夠提供一些財政支持,但既無標準亦無計劃。再者,是早教領域的市場化運行限制了接受人群。以一個嬰兒平均每周接受3次早期發展教育為例,按照我市的平均價格60/次來計算,一個家庭每年在早教上的支出將超過8600元,如果加上父母接送以及添置其他必要的早教器具、教材,一個家庭在早教方面的年支出將可能超過1萬元。這使得早教幾乎成為富裕人群的專利。

國內外經驗

早期教育是在我國是一項新興事業,但國內外許多地方已經進行了很好的實踐和探索,積累了可資借鑒的成功經驗。

強調政府的投入和管理責任。瑞典國家及地方政府部門為0-3歲兒童提供教育服務,資金由各級政府支出;美國出臺有《兒童保育與發展固定撥款法》,以立法形式明確聯邦和各級政府的投入責任;加利福利亞州在1966年成立了加州早期發展教育委員會,每年開展早期發展教育計劃,并且定期舉行關于早期發展教育的學術會議和論壇。在我國,廣州制定出臺了《廣州市0-3歲嬰幼兒社區保教服務方案》,在社區中開展了以0-3歲嬰幼兒為主的潛能開發與衛生保健、早期干預、健康教育等項目;福建省政府牽頭制定了《福建省0-3歲兒童早期教育實驗工作方案》、《福建省0-3歲兒童早期教育指南(試行)》;貴州省2006年以來把人口早期教育和獨生子女培養工作作為人口工作的重要舉措,于2006年、2009年在全省23個試點縣(區)啟動試點工作,投人資金1131.9萬元,引導社會資金投人1246.5萬元。這些嘗試和做法都有效規范了早教市場、推動了早教事業的均衡健康發展。

以社區為基點,強調早教服務的便捷性和可及性。英格蘭從2010年起,在每個社區都有一家“確保開端兒童中心”,所有1-3歲幼兒享受每周15小時免費的早期發展教育;臺灣地區則建立幼兒學校與社區互動模式,一方面鼓勵幼兒學校教師參與社區生活,另一方面則鼓勵社區成員參與幼兒學校的規劃、籌建、監督等工作;上海市于20038月印發了《上海市03歲嬰幼兒教養方案(試行)》,在每個社區建了一個公益性的早教中心,為社區居民服務。

對策建議

早教既是單個家庭教養子女的私人事務,也關系國民素質的公共事務,對此應有清晰界定。因此開展早教工作、發展早教事業就不應當僅僅由社會和家庭自發推動,而是應該由政府和社會共同參與,合力推動。

首先,應強化政府的投入和管理責任。應當明確早期教育是整個教育事業的一個組成部分,盡管不同于業務教育對政府責任的全面要求和對公民、家庭的強制性,但也具有顯著的公益性,會產生長期的社會效益。在這一領域中,放棄政府責任,完全由社會自發組織和投入是不適當的。因此,政府有必要加大財政支持力度,設立兒童早期教育專項工作經費,為早教機構或適齡兒童家庭提供補貼,以此促進早期教育的發展。同時,經費的配置也應促進公共服務均等化的政策原則,縮減城鄉差距,扶助弱勢群體。在管理領域,政府應有對早教事業發展的長期規劃。同時還要出臺相關的管理規范和行業標準。為必要的監管提供依據、為早教機構經營運轉提供規范和框架、為可能產生的糾紛和問題的處置充當仲裁者。在另一個方面,政府亦無必要對管理事務大包大攬。畢竟在不得不依賴政府管理的領域之外,由社會自我管理總是更高效、更經濟的。鼓勵和幫助行業協會的形成,政府為行業的自我管理留出空間也同樣必要。

政府投入為早教科研提供支持。兒童是社會的未來,尤其03歲的嬰幼兒更是處在身體嬌嫩脆弱、大腦高速發育、意識初步形成的重要階段。早教事業也因此而具有重要的特殊性,在社會性推動和發展中必須保持十分的審慎。這就要求在早教領域進行大量的科學研究,以建立可以指導早期教育的理論體系。進行這樣的科研,建立這樣的理論體系,需要跨學科的科研人員進行大量的、長時間的跟蹤調查和實驗分析。這樣的工作需要財政力量的支持。國家應有專項資金投入這一領域,進行廣泛的課題招標,為早教事業的目標、技術、方法體系的建立提供穩定的財力支撐。

扶助培訓體系的形成。針對當前早教領域師資不足、從業人員業務能力欠缺的現狀,大力加強培訓體系建設是當務之急。一方面是鼓勵現有的師范和醫科院校進行跨學科的聯合辦學,將早教培訓納入到繼續教育領域,甚至納入國家的學科建設規劃中,為早教行業的從業人員提供培訓服務,建立早教事業的骨干隊伍;另一方面,是注意到父母在子女培養上無可取代的位置,加強面向社會公眾的早教知識和方法的宣傳教育,為嬰幼兒父母提供自愿參與、公益性質的短期育兒教育培訓或講座。扶助和鼓勵通過網絡、媒體和出版物對于確定的、可靠的早期教育科研成果進行科普宣傳。

建立以社區和村莊為主體的服務網絡,鼓勵社會組織和公民志愿參與。早期教育的性質和社區公共服務的要求具有天然的契合。一方面,早教事業的開展必須照顧到居民參與的便利,因此早教機構即使不由社區舉辦,也必須就近依托于社區。另一方面,早教事業在一定程度上的公共性質正與社區面向居民的服務職能相吻合。再者,社區的公共活動空間正好可以為早期教育提供低成本的場所。由社區向專門的早教機構購買服務,提供于社區居民是一種合理的安排。

事實上,社會上可以參與和從事早教事業的人,遠不止于專業機構的從業人員和適齡兒童的父母,還包括許多從事于教育、醫學、心理學科研的研究者,很多已為人父母并經歷過撫育嬰幼兒的和熱心于公益的普通公眾。鼓勵公益性社會組織和個人志愿者參與到早教事業中,正可以集合這些潛在力量,發揚公眾的公益精神。

网络二分彩是正规的吗 老时时彩 天津时时官网直播 2019重庆时时采彩开奖时间 100万刮刮奖图片 21点规则与技巧 上海t6国际设计师人员 北京pk猜冠军技巧 分分彩如何稳赚 十一选五稳赚组合 球探体育比分iphone版